+2咧

宇文公子被压抑的心思-上

我待你是哪里不及他燕洵,以至于如此决绝,说走就走?
“口上那句夏花烂漫时,我从中看着便好”不过是嘴上欺人亦欺己的话罢了。当月七告知她这三年来和那一朝便失去所有的可怜人相濡以沫、互相支撑在这人人见高踩底的吃人世道里;当宴会里亲眼目睹她对他是何其袒护,化险为夷后默契地相视一笑;再及骁骑营里无意看到他对她的呵护,执手抹脂膏。怎能不嫉妒?怎能不发闷?怎能。。。才能不心酸?三年时间,曾以为早已经时过境迁,心里为逝去的她始终安了一个位,上面堆满了悔疚,年少时的傲娇以及许许多多来不及细察就一闪而过的情愫。
再见伊人,失而复得的激动似烟火,飞进了那个年少的位置,才知道,原来是个炸药桶。也对,青山院如梦似幻、亦真亦假的似水流年曾可跟莺歌苑草木皆兵,风声鹤唳间建立的休戚与共相提并论?想他宇文玥千算万算,不及天意弄人来的惊喜。果真是至喜至悲一瞬间,从此萧郎为路人。
想他燕洵是何时惦记上他身边的小婢女?青山院初次的随手拿药借花献佛?不对,更早。估计是人猎场上让人惊艳的表现吧?还是。。。察觉到自己对她的特别所以更是另眼看待?想起了那日他似笑非笑地警告他不准动那小野猫的神情。。。果然是知根知底懂他的好兄弟啊,连眼光都如此一致。
一年二十四节气,三年一千零九十七天。少年春心萌动。虽活得步步为营,一切尚在自己的运筹帷幄之中。星儿与他之间乃隶从主的关系,天然的阶级身份优势让他自信的以为,他对她只有乱世中对智者的关注及扶持,游刃有余的应对着她,摆平她闹出的小风波,甚至是。。。他的心。呵,没想到她竟是个心比他还硬的人。从不曾在他身边踌躇过,停留过。从不曾。他有他的骄傲与矜持。那是家族门楣给予他正当应得的东西,有时候连自己也纳闷了,我为甚待她这么好,好到有点过分了,连下人月卫们都人尽皆知。随之成为一个众矢之的,除了先天寒疾又一任人拿捏的弱点。
怎么可能,他堂堂贵公子,谍纸天眼的继承者未来宇文家的希望,怎么可能会对一个小小婢子情动?我对她只有利用,对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随便写写,剧中的玥公子在失去楚乔后的小情绪被阉割,被忽略。不爽(`Δ´)!,近来感觉大大们都脱坑了,忍不住,下手写了点点~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