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咧

少女楚乔——谁知女儿心?——1

宇文玥自从戍边回来后整个人好像不太一样。
自别皇陵交手后在围猎之夜的正式见面,他居然走过来问我:还记得我吗?
赵西风在夜宴上骂我是宇文家逃奴,他居然打断赵西风的话维护我?
曾经他在宇文怀面前杀了我,现在又何必帮我解围呢?
明明帮我还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要我还他破月,这是闹哪样?很酷吗?今非昔比我又不是他婢女,问他要残红还有释奴文书还要我答应做一天的婢女。
可是当我进入青山院,那些被故意压抑的记忆不由自主的扑面而来。。才惊觉,,原来生命里自己最不愿意提及的回忆却也是最美好的时光。
感慨不过几秒就被那个讨人厌的家伙叫回现实。给他沏茶各种嫌,一直叫我星儿,还一直固执的认为我是他的专属婢女,最大的改变居然是,他居然跟我同台吃饭,吃的还是粗茶淡饭。我一时兴起跟他闹着玩抢一块肉,他居然让着我?他真的是我认识的冷公子吗?
他的改变让我觉得诧异,却没发现,我是欣喜的。他,是不是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婢女看待了?那一天很快就结束了,临别让月7送我走前还特地解释了当年临夕哥哥的死因,还劝我为自己而活,那一刻,我是实实在在感受到他的真心的。像朋友一般关心我。那又怎样?回到莺歌小院,我们终究还是对立的。
这一天发生了好多好多事让我太惊讶了
回到房间,看着跟了我三年的残红,当年那句‘不能掌控的女人不如死人’犹在耳边,可是你为何要那早就该摔烂的银铃铛挂在破月?你问我,铃铛去哪了,这是我的东西,该怎么处理那是我的自由。宇文玥,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对吧?
宇文玥的脸皮,越来越厚了。自从进入骁骑营感觉无时无刻被人盯着一样。时不时都能看到他出现在身旁,被秀丽军调戏他喜欢我,有点不好意思,但居然不排斥这种感觉。
这几天来了个变态,把整个大魏的上层贵族都折腾遍了,居然还敢轻薄我?
还没下朝某人就来兴师问罪,好大的醋味啊。真的很烦他把我跟燕洵还有萧策说的那么暧昧。我是怎样的人,最清楚的难道不是他吗?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