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咧

少女楚乔 谁知女儿心——2


魏帝终于按捺不住了,只是想不到他连自己亲生女儿都可以出卖。看来我和燕洵想冲出长安的计划需要从长计议了。

在见过兰淑仪与元嵩遇到燕洵和元淳。她提议要我帮她准备大婚事宜,我还没表态,燕洵和元嵩就帮我拒绝了。。后来还是抵不过公主的下令,我来到了她的寝宫。

一进去还没行礼,只见太监婢女们张罗着公主出嫁的饰物绫罗绸缎。。。粉红的贵族少女闺房熏着与青山院的松木香不一样的甜香,红色的双喜的饰物挂满了整个殿里。其实哪里需要我呢,我挺好奇元淳叫我来的目的。

果然,她张罗了好一会儿才出来让我行礼,围着我端详了一会功夫,说:你就是楚乔?你不是青山院冰坨子的侍寝婢女吗?好端端的青山院通房丫头不做,跑来莺歌小苑陪我燕洵哥哥熬三年?

“。。。。回禀公主,卑职楚乔三年前被宇文怀所害,所幸得燕洵世子庇护,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唯有留在柿子身旁护其平安,除此之外我对柿子并无非分之想,还望公主明鉴。”

“好一个忠心耿耿的箭术教头啊,所幸这三年来有你在身边护我燕洵哥哥,不然不知有多少奸细想害他性命,在此本公主衷心感谢你。不过,不知你的旧主宇文玥是如何感想,毕竟曾经在床笫上承欢的侍寝婢女摇身一变成为兄弟知己的身边人,以本公主从小到大对冰坨子的认识,他断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你还不承认你喜欢燕洵哥哥?

“宇文将军是卑职旧主不错,但他也残杀了我的兄长。在被宇文怀算计之时,卑职可要谢谢他的‘成全’,没有他就没有如今的楚乔。关于燕洵世子,卑职可对天发誓,我与他之间绝无男女之情,楚乔自知身份卑微,怎配得上当柿子的人?”

元淳见我目无表情的回答,不知道是怀疑还是心里不服气,终究舒坦了些,还是怨念道“是吗?可是燕洵哥哥对你可是赞不绝口,念念不忘啊?还有那个冰坨子,我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那么久,我没见过他身边有别的女人出现过,你可是首个。你可知你多幸运吗?看你今时今日能脱离奴籍成为骁骑营第一女将军,固然离不开你天资聪颖,却也与宇文玥的循循教诲不无关系,论才智,论计谋,论武功,均位列五俊之首,心较比干多一窍,要真要斗起来,朝堂上能与之匹敌的,凤毛菱角。你能在门阀暗算里保全自己和燕洵哥哥,可见他对你用心不浅哪~”

她的话让我想起了青山院那段简单艰辛却快乐的日子,是啊,他也是那个青山院里帮“小猫盖屎”的星儿“摆脱杀人嫌疑”,保全星儿同时爱屋及乌善待荆家姐妹,让星儿从文盲婢女改造成谍者的足智多谋玥公子啊。可是那又怎样呢,不过是死间罢了,不能掌控的女人不如死人,星儿已死,如今活下来的只有楚乔。

见我半晌没话,她死死盯着我,试图看出我的心思。我顿了顿,道“卑职斗胆,敢问公主,既然您夸得宇文将军如此出众,那为何会爱上的却是燕洵世子呢?”

“噗嗤”元淳得意一笑,忽然意识到有点失态了,急忙用手帕掩住明显上扬的嘴角,眉眼间满满的止不住的笑意,她得意地在我面前欢快的转了个圈,纤长白皙的手指随意略过案台上的几件小物什,随手拿起了一本水彩画册,放在我面前,沉浸在回忆里

“燕洵哥哥从五岁那年就到了长安,他的娘亲是太后最疼爱的义女,白笙姑姑,父亲也是我父王最赞不绝口的过命兄弟,虽为质子,却是宠儿。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他第一次看到我就对我的笑,那是我看过最好看的笑容了。你知道吗,宫墙内,他是除了母妃,哥哥以外,对我最最好的人了。对比其他男孩的刻意讨好,阿谀奉承,燕洵哥哥的好就是真诚的宠爱你,笑里眼睛里不掺杂一丝虚伪。小时候我淘气被母妃打,他第一时间护着我;他教我骑马,学会打猎后送了一对兔毛的护耳给我;我不开心生闷气,他永远有法子去哄我开心。。。。。。”
 
看着元淳喋喋不休的陷入了回忆,我不由得想,好一个少女不知愁滋味啊,当很多女孩因为战乱流离失所甚至丢弃性命时,她却生活在锦衣玉食,万千宠爱里。看着她掩饰不住的小女儿态,这就是元嵩所说的喜欢一个人的感觉吗?只是,元淳啊元淳,今非昔比~你的燕洵哥哥早已不是当年意气风发单纯直白的少年了,他活在痛苦里,每每睡着了梦里都是九幽台那一幕幕惨剧。你想要的婚礼可能要失望了。要怪就要怪你父王心狠手辣了。心念如此,楚乔对这个刁蛮公主有点同情,一片丹心终究错付了。
 
 ——————————————————————————————
 
 脑补了两位少女的对话,剧里看的莫名其妙的也有点心累。待续未完~
最近思来想去有所头绪,想来要不要开个小短篇,可是故事架构尚未完整,脑洞还是不够大,还望各位大大不吝赐教,愿一起探讨一起玩耍,集思广益,可好?

评论(3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