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咧

少女楚乔 谁知女儿心-3

我静静的看着元淳自顾自说自我感动,可曾想她并不满意我面无表情,对此无动于衷。于是说:我说了那么久你怎么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啊?你难道心里就没有一点点的感动,一丝丝的嫉妒吗?
“。。。。。”该配合你演出的我不知作何表态啊。
忽而想到了什么,她噗嗤一笑,道:我说这冷冰冰的样子像谁呢,原来是冰坨子,还别说你跟冰坨子真有点夫妻相哈哈哈哈哈
只怕空气突然安静,现在尴尬的人怎变成了我???
见我一脸懵逼,又按捺着不好发作的的样子,元淳更得意了。她转了转灵动的双眼,看着我,说:你应该还不知道吧?前几天家宴母妃请了冰坨子过来,想把我和他凑成一对呢。
轰!我完全没想过他也有这一天。也对,适龄的婚配年纪,尊贵的身份,长得一表人才,门阀子弟里少有的洁身自好。换作是在哪,都是一抢手的乘龙快婿。此时我居然有点庆幸元淳喜欢的人是燕洵,好在魏帝把元淳许配给燕洵。。天哪,我怎么可以有这么可怕的想法呢!
“我当然是选择反抗,拒绝啊!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冰坨子居然公然的敢不给母妃面子,配合我的行动,哈哈~要知道母妃可是十分属意于他的,平时对母妃那么恭谨我还以为他至少会给点面子,想不到他还挺有原则的。”
原来他也是会反抗的,不知道灼老太爷知道了是不是气晕了?一贯是青山院孝顺的宇文家嫡长孙,如果他有这觉悟当年也不会顺从老太爷让我去当死间了。
“卑职只知道,若不是当年他在背后那一箭,就没有那么多物是人非了。”
元淳似笑非笑的看了看我,摸着手里的兔毛配件,说:你也是天真啊,你以为没有那一箭,你们也能逃得出长安?还是说有能力去改变些什么?
“至少宇文将军和世子之间不会这么多隔阂。”是吗?有隔阂的又何止他跟燕洵啊。
“看来你对君权并没有多清晰的认知。父皇向来多疑,他铁了心要杀燕北王那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定北侯被杀那天,你跟燕洵哥哥被收监,我急的快哭了被母妃留在宫里。如果不是宇文玥吩咐罗大人照料你们,宇文怀早就冲进监狱杀了你们了。九幽台那天,我拿着儿时白笙姑姑送我的铃铛小鞋想以情动人救燕洵哥哥,如果不是宇文玥从中调停拖延时间让白笙姑姑去验尸我所做的根本不够;还有九幽台后,各大门阀对燕北虎视眈眈。我知道父皇根本不会轻易放过燕洵哥哥,可我身为皇室女眷诸多不便,只能托宇文玥照料天牢那边,当我得知父皇想越过门阀直接管理燕北,宇文玥出主意让我说服王大监保举燕洵哥哥继承定北侯爵位,暂时保住他的命。还有,幽拘三年,我和哥哥还有魏舒烨都在暗中留心莺歌苑的一举一动,虽然挡不住全部的刀枪,只能略尽绵薄之力,即便如此我深知除了赵阀,还有魏舒游、宇文怀等人想方设法想至燕洵哥哥于死地,赵阀的赵西风、魏舒游不足为患,倒是宇文怀比较棘手,我不知道宇文玥被贬之前用了什么法子让宇文怀也离开长安镇守皇陵,不然我们三个根本分身乏术。”
元淳说的这番话,闻所未闻,我以为这三年的草木皆兵过来了原是上天眷顾,命不该绝。不想此种这么多门门道道,我竟一时无法接受。我以为这三年来,他背信弃义,当我是逃奴弃子杀之,又陷燕洵于不义。可曾想他在背后做了这么多。宇文玥,这让我以后怎么理直气壮的与你划清界限?
我给自己找了一个可以接受的借口。顿了顿“不知为何公主会跟卑职说这么多?不知公主意欲何为。”
“很简单,本公主大婚当天,留在翠微宫驻守。”
“就这样?”
“放弃去燕北,留在长安。第一,你身居要职,跟着去燕北不合情理。第二,我看得出冰坨子对你与旁人自是不一般,你留在长安对你对我对他还有燕洵哥哥都好。第三,我讨厌别人跟我争。楚乔,我做得一点都不比你少,比你对他的情义更深,最重要的是,我是大魏最受宠的公主,只有他娶了我,我才能好好的保护他。”元淳一本正经道。
如果三年前,我知道了真相;如果三年前,我能给机会他好好解释;如果,我没有杀了三房老变态;如果,我不是楚乔,不是风云令主。或许,我会乖乖的待在青山院,好好地做他的星儿。只是,没有如果。
正当我准备回话,太监通传:宇文玥前来。元淳看了我一眼,让我先退下。

评论

热度(19)